前幾天姐從老家來,捧著幾棵用塑膠膜包好的植物,說是能治我的病,讓我好好養著。千里迢迢的,我當然會小心翼翼了,培土施肥澆水遮陽。我希望它們能在我家陽臺上安家落戶,更希望能治好我的頑疾。

四月末的江南到處是綠意盎然,姹紫嫣紅,陽光暖暖的,風兒輕輕的,就連泥土裏的蟲子也都鑽出來享受美麗的世界了。

可是,那幾棵寶貝卻都蔫了枯萎了,好一陣失落遺憾,也許是氣候也許是嬌貴,也許是我不善管理,白白的斷送了它們的生命,真是可惜。

生命本無常,日子繼續向前。偶爾去陽臺,驚喜的發現,那幾棵植物像生了一場大病,在原有的枯萎的葉莖旁重新冒出嫩嫩的脆脆的葉片來,那麼有力那麼堅強,它們仿佛重生了一次,從母體裏硬生生的延續著孱弱的渴望。

我帶著敬畏的心感慨著唏噓著,看著它們重生後開始逆轉自己的命運,開始適應另外一種全新的生活。

春暖花開的季節,草木葳蕤裏有多少頑強的植物在倔強的生存著,石頭縫裏,水泥牆頭,懸崖峭壁,心中只為那一米陽光,一夕朝露默默的頑強的活著。

其實我們的人生何嘗不是這樣呢,一生中會遇到多少挫折,多少風雨,當磨難降臨時,我們無法逃避,也無法改變,只能默默的承受,慢慢的消化。別人的勸慰在某種程度上起不到任何作用,最後能直面痛苦,受盡折磨的還是自己,人生中各有各的酸甜苦辣,誰也幫不了誰,誰也代替不了誰,只有我們的內心強大了才勇敢。

植物尚且知道心系一米陽光,一夕朝露,頑強而堅韌的和自然和人為的傷害抗衡,何況我們是萬物之靈的人呢?風雨人生中一路坎坷一路蹉跎,幾許明媚幾許陰霾。強大的不是外表,而是我們的內心。多少人為了自己的明天,努力的踮起腳尖,朝著想要的方向爬行。

人生短短幾十年,生命的長度我們控制不了,可是寬度卻可以掌握在我們每個人的手裏。用心看我們的周圍和身邊的人,你會發現有很多人在默默的努力著,拼搏著。

我家隔壁有個男孩從小就調皮頑劣,無論老師和父母怎樣的管束就是不求上進不愛學習,最終連最普通的高中還差十幾分,只能去讀五年制的大專,那男孩一樣無所謂,天天遊戲,日日電腦,整整沉溺了五年。終於去上班了,走上了社會,只去了三個月突然浪子回頭要學習,要參加最後一次的專升本考試了,就此辭職埋頭復習,早晨六點到晚上十一點,所有的時間除了吃飯去廁所都在學習。他媽說菩薩度他了,突然醒悟要學習,看他的造化吧。

有些東西不努力不爭取怎麼知道結果,帶著希望出發總有收穫。隔壁那男孩前兩天成績出來了,一百個人參加考試他居然排在了第五名,那份驚喜那份激動不比高考錄取時差。

很多時候我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就應該好好的拼搏一下,有些困難或障礙跨過去征服了,你會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,我也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