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中區電車路又被申請刪除

Le 13 juin 2017, 11:54 dans Humeurs 0

【本報訊】取消電車爭議捲土重來?城市規劃會早前收到申請,要求取消介乎租庇利街至軍器廠街的一段電車路,城規會八月下旬將開會討論有關申請。電車迷會直斥有關申請十分無聊,將去信城規會反對。電車公司表示,有關申請隻是前年遭城規會否決同樣申請的翻版,他們堅決反對。

 

城規會早前收到申請,要求取消介乎租庇利街至軍器廠街的一段電車路。

介乎租庇利街軍器廠街一段

城規會於上月三十一日收到申請,要求將中區分區計劃大綱核準圖之中,介乎租庇利街至軍器廠街的一段德輔道中及金鐘道的「道路」用地,刪除當中「電車」的字眼,換言之申請人要求取消該段電車路。

公眾人士可於本月三十日或之前向城規會提交意見,城規會計劃於八月廿五日開會討論有關申請。前政府規劃師薛國強於前年以顧問公司名義,向城規會申請將上述事路段取消電車路,同年十月下旬遭城規會否決。

電車公司反對 指屬前年翻版

香港電車表示,堅決反對有關改劃申請,指該申請隻是前年同樣申請的翻版,而城規會當年否決申請,足以肯定電車是重要的公共交通運輸係統,每日服務約廿萬人次乘客。

香港電車迷會會長李俊龍表示,對有人重提取消電車感到意外,因為上次取消電車爭議中,市民強烈要求保留電車,政府更發新聞稿稱無意取締電車,他批評有人舊事重提十分無聊。他重申電車在本港有過百年歷史,有愈來愈多城市都引入電車,反映電車是環保可靠的交通工具,不應該被取締,反之政府應鼓勵更多人乘搭電車,該會將去信城規會反對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orientaldaily.on.cc/cnt/news/20170611/00176_015.html

四月末的江南

Le 13 juin 2017, 11:54 dans Humeurs 0

前幾天姐從老家來,捧著幾棵用塑膠膜包好的植物,說是能治我的病,讓我好好養著。千里迢迢的,我當然會小心翼翼了,培土施肥澆水遮陽。我希望它們能在我家陽臺上安家落戶,更希望能治好我的頑疾。

四月末的江南到處是綠意盎然,姹紫嫣紅,陽光暖暖的,風兒輕輕的,就連泥土裏的蟲子也都鑽出來享受美麗的世界了。

可是,那幾棵寶貝卻都蔫了枯萎了,好一陣失落遺憾,也許是氣候也許是嬌貴,也許是我不善管理,白白的斷送了它們的生命,真是可惜。

生命本無常,日子繼續向前。偶爾去陽臺,驚喜的發現,那幾棵植物像生了一場大病,在原有的枯萎的葉莖旁重新冒出嫩嫩的脆脆的葉片來,那麼有力那麼堅強,它們仿佛重生了一次,從母體裏硬生生的延續著孱弱的渴望。

我帶著敬畏的心感慨著唏噓著,看著它們重生後開始逆轉自己的命運,開始適應另外一種全新的生活。

春暖花開的季節,草木葳蕤裏有多少頑強的植物在倔強的生存著,石頭縫裏,水泥牆頭,懸崖峭壁,心中只為那一米陽光,一夕朝露默默的頑強的活著。

其實我們的人生何嘗不是這樣呢,一生中會遇到多少挫折,多少風雨,當磨難降臨時,我們無法逃避,也無法改變,只能默默的承受,慢慢的消化。別人的勸慰在某種程度上起不到任何作用,最後能直面痛苦,受盡折磨的還是自己,人生中各有各的酸甜苦辣,誰也幫不了誰,誰也代替不了誰,只有我們的內心強大了才勇敢。

植物尚且知道心系一米陽光,一夕朝露,頑強而堅韌的和自然和人為的傷害抗衡,何況我們是萬物之靈的人呢?風雨人生中一路坎坷一路蹉跎,幾許明媚幾許陰霾。強大的不是外表,而是我們的內心。多少人為了自己的明天,努力的踮起腳尖,朝著想要的方向爬行。

人生短短幾十年,生命的長度我們控制不了,可是寬度卻可以掌握在我們每個人的手裏。用心看我們的周圍和身邊的人,你會發現有很多人在默默的努力著,拼搏著。

我家隔壁有個男孩從小就調皮頑劣,無論老師和父母怎樣的管束就是不求上進不愛學習,最終連最普通的高中還差十幾分,只能去讀五年制的大專,那男孩一樣無所謂,天天遊戲,日日電腦,整整沉溺了五年。終於去上班了,走上了社會,只去了三個月突然浪子回頭要學習,要參加最後一次的專升本考試了,就此辭職埋頭復習,早晨六點到晚上十一點,所有的時間除了吃飯去廁所都在學習。他媽說菩薩度他了,突然醒悟要學習,看他的造化吧。

有些東西不努力不爭取怎麼知道結果,帶著希望出發總有收穫。隔壁那男孩前兩天成績出來了,一百個人參加考試他居然排在了第五名,那份驚喜那份激動不比高考錄取時差。

很多時候我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就應該好好的拼搏一下,有些困難或障礙跨過去征服了,你會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,我也行。

 

我們各自懷抱春天

Le 31 mars 2017, 08:04 dans Humeurs 0

 前些時日,晨起,玻璃窗簷下掛滿了許多晶瑩的冰淩。整個冬天下來也很少看到這些結著靜美的物件。與這個春天形成格外的突兀。春雨知時節,用來潤以萬物的復蘇,當之不愧的春雨芳華。

二月未央,柳吐嫩芽帶嬌羞,豆蔻繁花未枝頭。靜看歲月,有刻骨的,有遺忘的,也有淺淺記在心裏的,像一場曾有的花紅殘褪,退到鉛華洗盡,才能體會‘’一生看花相思老‘’。

陣陣寒氣仿佛從遙遠的北極襲來,一點都羞澀。細雨落著落著,像變魔術一樣轉換成了雪。雪夾雜著幾縷初春的風,漫天飄遊。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歡喜與不歡喜。無論怎樣轉換,春色還是漸濃,花事也在等著依依闌珊。

枝頭的梅花仍然地開。草木生了心,枕雲畔,深情旖旎。春雨,春雪,將一襲春天的花袍,徐徐暈染。連同沉寂已久的心眉也會盈盈打開。

等一場冬天消失殆盡,我們又在等待一場春的邀約。街道上青綠鮮亮的蔬菜瓜果。從溫室裏走出的梔子,山茶,百合,茉莉,繽紛得人心裏開始慌了張。撫琴覓知音,知音行路人。懷抱時光的變遷,我們終會等來,枝頭灑滿明媚的春暖。

風吹草木動,人間話春秋。春雨而飛雪,娉婷而青翠,光陰似無情亦有情。仿佛身邊的日子也將要被打磨成優雅的詩句,被多情的春風徐徐吹拂,一紙紅塵一年華。半坡野草青,坐在暖陽靜好裏,打個慵懶的盹兒,燕子飛過西樓,如此,不能錯過的是一個熱氣騰騰的春瑟臨近。

都說人生如春夢一樣會轉瞬即逝。雖無有大富大貴,只要能夠豁然而釋懷地活過一回,也是不枉與世間的今生有約。日子簡素,愛與不愛,最後都是要告別,所有恩怨都會了然於浩瀚宇宙裏。

山高水闊如月影浮沉,指間撚秋水白萍,終須揀盡寒枝,我們各自懷抱著春天。縱有一份歡喜,一份哀愁,則是生命之源本。心若坦蕩,清風紮籬笆,明月來相照,春色幽谷,花瓣浮香,我來嗅。

我們都活在自己的掙扎裏,活成一條長長的路,一半平坦,一半泥濘,心若有曲徑,何愁萬念不清幽。春天的牆,處處印花影,雲在肩上唱高山流水,不輕易辜負時光,也不能隨意辜負這燦若薔薇盛開的春天。

歲月庸常,人生婆娑,活著,活著,亦能活到最深的孤獨。孤獨成為一種精神的力量,散發著不驚不擾的真性情。容顏老了,內心仍然是一株蔥郁植物的情懷,四季輪回中像著寄養著從不離去的春天,如此,才是抵達心靈的相宜靜好。

刻意找來,班得瑞的《萊茵河波影》,沏一杯暖陽煮出的青茶,寫著內心被驚動而來的庸常詩句,看著秋天的花籽結出一座昌盛的春天,什麼惆悵與煩惱,都已踏春雪而消融,化作春泥呵護著往事不再深盟。

放下世間的千絲萬縷,各自懷抱春天吧!鶯燕雙雙飛舞忙,青山白雲是一生。

Voir la suite ≫